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务公开 >

为什么我们怀念煤老板

57天前发布

  原标题:为什么我们怀念煤老板   作者:小师妹   来源:功夫财经   近日,曾经编写过《楚汉传奇》、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、《神医喜来乐》等知名电视剧的编剧汪海林的一段访谈曝光,除了谈到影视圈诸多现状与乱象,在提到投资人时,更语出惊人:“怀念煤老板,从不干预我们创作,除了要求找女演员外,没有别的要求。”   汪海林的一席话,又唤起了人们对“煤老板”这个群体的注意。曾经,他们出尽风头,又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,仿佛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。他们是时代的产物,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。   煤老板的崛起   “煤老板”最早并不是“暴富”的同义词。在山西,私人涉足煤炭领域,时间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。当时煤炭受政府管制,价格长期处于低位,国有重点煤矿也出于亏损状态。干煤矿投入大、利润低、回款难,债务多,干这行的基本都是迫于生计、走投无路的穷苦人。   命运的反转发生在2002年。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,煤炭价格市场化,并且在之后几年里一飞冲天,从2000年的129元每吨,涨到了2007年的330元每吨。上门讨债的人,换成了提着大捆现金买煤的人;钱像拧开了的水龙头,哗哗淌进账户中。当初被迫干煤矿的人,也都像在云里一般一夜暴富。   坐拥全国储量近三分之一煤炭资源的山西,就这样孕育出煤老板”这一富人群体。   《2017胡润财富报告》显示,截止到2017年,山西省拥有600万元资产的家庭数量共有49000户,拥有600万元可投资资产的家庭数量为17200户,拥有千万资产的高净值的家庭数量为16300户,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高净值的家庭数量为8300户;拥有亿万资产超高净值的家庭数量为1460户,亿万可投资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数量为860户;拥有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的家庭数量为750户,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国际超高净值的家庭数量为460户。   银行私行部相关人士透露,由于山西的行特征,超过70%的富人都来源于煤焦产业, “我们的客户多数来自于实体企业,尤其是来自于煤焦领域等传统行业的富人相对较多。”   暴富,永远只产生在“风口”行业。煤炭,就曾是山西最大的“风口”。   行业变天,“煤老板”时代终结   伴随着“煤老板”们暴富后一掷千金,频频登上社会版新闻的,除了无法摆脱的争议,更有环境污染、中小煤矿安全事故、矿难频发的“带血原罪”。   而作为能源工业,煤炭行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经济环境与政策影响的冲击。“煤老板”近乎躺着挣钱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。   2008年后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煤炭焦炭等能源产业发生了“由沸点到冰点”的逆转,山西省地方中小煤矿纷纷限产停产,谋求转产转型。   更重要的转变,来自于政策。曾经多发的煤矿安全生产事故,使山西痛下决心,推进煤炭资源整合煤矿兼并重组。 2009年,山西开始推进煤矿改革计划,全省的矿井数量减少一大半,由2009年的2600多口,减少到1000口左右,而煤矿企业的数量,则会从2009年的2200多家,压缩到100家左右。大型煤炭生产企业,经政府批准,将对中小煤矿展开大规模的兼并。   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2009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:“从政府披露的制度设计来看的话,基本上没给’煤老板’留下生存的制度空间。煤炭企业那么从两千多家,变成一百多家,这个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。从时间规定来看的话,9月肯定要全部完成,对‘煤老板‘’来说,他进行这个腾挪,他进行这个应对的一些后路基本上也被堵死了。”   马光远表示,“基本上确立的(兼并)主体都是国企,大型集团化的煤炭企业,那么这样的话,在做大做强煤炭经济的同时,那么意味着“煤老板”作为一个副产品,可能从这次改革以后,可能会逐步地退出历史舞台。”   “我们看到“煤老板”本身从制度设计上来讲的话,本身就是一个错误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我们一样,把一大部分的煤矿资源卖给个人,让个人去开采。所以这一次从改革的方向来讲的话,我觉得是非常正确的。但是这种改革是否由国企一统天下来做,甚至政府由山西的企业来做,是值得商榷的。”马光远分析说。   对于逐步退出的中小煤矿,山西政府也给出了补偿措施,向国家已交纳资源价款的,可按原价款的50%、100%得到经济补偿。除了直接经济补偿,被兼并的煤炭企业也可以按照资源资本化的方式,入股新组建企业。   曾经送煤老板们飞上青云的风,终究是平息了。   就这样,大批“煤老板”卖掉了自己的煤矿,拿着数亿乃至数十亿现金,有人退出了故地山西,涌向北京上海,有人买楼买地,转战房地产,投融圈,投资影视娱乐,也才有了文章开头,汪编剧“怀念当初煤老板”的慨叹。   “煤老板”在影视圈的那些事   当财大气粗的煤老板投资涌入影视圈,他们自然也都带着自己的目的,但无论目的为何,赚亏与否,正像他们其他的所到之处一样,留下了种种八卦与传说。   煤老板的投资目的大致分为类几类:一类是为了捧女主角;一类是为了洗钱,将来路不明的资金洗白;一类是想在文化大蛋糕上分一块;还有一类是影视公司希望金主进来投资,碰到有闲钱但又不知道往哪里投的煤老板,就会主动找上来,劝其投一笔。较之有些水太深的领域,影视圈算相对透明,一年左右就能收回成本,还可能赚一笔,何乐而不为?   “煤老板投资影视,最“显而易见”的理由,就是“捧女角”。这样的段子,在圈内见怪不怪:“有煤老板曾找过来,说我可以投资你的艺术电影,拍什么我不管,但一定要让我女朋友做主角。”   但在有些时候,“有奶便是娘”,什么也比不上带着数百、上千万资金进组的演员更有分量。套用英文的说法,“我们开出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价码。”最知名的例子,要数永远的绝对女一号“大甜甜”了。   ▲让人不能拒绝的C位女主   导演高群书曾透露,对于煤老板的投资并非不可接受,“我个人不排斥,但不能瞎指挥,女朋友演女六号可以,女三号不行。“   影视行业火热时,煤老板做影视的例子比比【西瓜皮怎么做好吃 】皆是,但是这种转型有不少以失败而告终。2011年电影行业的投资总额少于2010年,业内人士将其视作煤老板受挫退场的信号。“十个进来九个赔着出去,周围的几百个煤老板就不敢进来了。”   对此,星美老总覃宏也曾表示肯定:“其实这些资金的进来,对于产业的发展是有好处的,这些资金是要进过洗礼的,有些赔了,就再度选择,有些赚了,就会留下来。”   有观点认为,“煤老板“杀入影视圈也并非全无贡献,有那么多热钱进入,对于行业的信心和鼓励是很重要的。汪海林的”怀念煤老板“言论火了之后,本人更是继续坚定回应:   “我”97年入行到2010年左右,以煤老板、地产商为主要投资商的时代,电视剧行业是盈利的!我在05年以前几乎没见过做电视剧亏本的人。09年以后,金融资本、互联网金融进入影视行业带来的成本飞涨,电视剧(长视频内容)行业进入整体亏损,仅bat三大视频网站在购片支出与营收比亏损150亿左右,目前仍然在烧钱,而电视剧行业目前积压3万多集,几乎是全面亏损。资本乱入、外行指挥内行只是原因之一,但历史是一清二楚的。“   那些曾经曝得大名的“煤老板”们   1. 丁书苗   出生在山西晋城农村的丁书苗农妇一步步走来,大字不识的她从身无分发展到身家几十亿。虽然是倚靠刘志军和铁路起家,但丁书苗最早的生意,也是和煤炭有关。   ▲丁书苗受审   丁书苗早年敢于“投机倒把”,去各家收鸡蛋到县城卖,改革开放后独自走出农村,到晋城开了一家小馆时,期间结识运煤车司机,买车运煤后又靠贩卖车皮牟取暴利,到北京结识铁道部官员,参与高铁的轮对生产。2003年丁书苗,在北京注册成立公司经销电煤。   为了巴结主管铁路部门的刘志军,她就天天蹲在门口等,领导的宿舍没有关门,她就进去把领导的床单,袜子,内裤都洗干净,就这么一直洗,最终感动了领导,取得了信任,发掘到了“第一桶金”。从拿到火车运输车皮开始,丁书苗逐年扩大至铁路投资、高铁屏障等业务;同时拓展至酒店、影视剧投资。最出名的是,丁书苗的公司为新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出资5000万元,并且带剧组的女孩子们出席酒局。   ▲《新红楼梦》剧照   最终,这名山西女富商因刘志军案而被捕,并被判处20年的有期徒刑,被罚25亿元,创下个人罚金的最高纪录。   2.邢利斌   2012年3月18日,山西联盛集团董事长邢利斌为女儿举办天价婚礼,并请来众多明星举办演唱会,据称婚礼总费用超过7000万元,轰动舆论。   ▲天价婚礼现场的豪车   邢利斌的起家,源于90年代初租赁经营柳林县金家庄乡办煤矿,随后以8000万元的“白菜价”获得了当地最大、储量1.5亿吨的国营企业柳林县兴无煤矿的全部股权,进而一跃成为山西柳林首富,资产超百亿元。有说法称,“柳林是山西的缩影,山西是中国的缩影,而邢利斌是煤老板的缩影”。   ▲天价婚礼现场。右下角白衬衫坐者为邢利斌   “7000万嫁女”最终被证明实际花费为1700多万,邢利斌天价嫁女不仅是摆阔,也是自编自导的一场“招商秀”。2012年下半年,煤炭价格一路走低,再加上当时联盛资金链已经相当紧张,邢利斌想借事件营销来获得投资,然而最后却不能如愿。2012年底,一起300亿元总额的债务危机突然在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爆发,多家银行、信托公司等金融各机构被卷入,而债务危机的主角正是山西联盛集团。   2014年3月12日,“煤矿大王”邢利斌被警方带走,他一手运作着山西省最大的民营煤炭能源集团联盛集团最终破产。   3.J老板   J老板是某影业的老大,这家公司投资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叫《机器侠》,女二号在当时可以说谁都不认识。在这部电影之后,她又饰演了《决战刹马镇》《无界之地》等影片。  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演员老板娘,那时专攻通讯领域的J老板也不一定会踏足影视圈。后来,J老板把这家影视公司打造成了上市公司,身家超过110亿。   有意思的是,在进入科技领域之前,J老板曾担任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总经理,从事煤炭和印刷业务。   影视圈的人怀念作为投资人的“煤老板”,是怀念相对的宽松与不加干涉;而我们对煤老板的简单梳理,则指向曾经那个时代。   发达过也没落了的 “煤老板”们,或许难以再度崛起。但平地而起、将人卷上九重天的风,并不会平息。   责任编辑: